乌雪再一传奇‧原住民世外桃源‧不知雪州变天

竞技展示 2020-06-16
乌雪再一传奇‧原住民世外桃源‧不知雪州变天(雪兰莪‧乌鲁雪兰莪)现实社会的人们只顾忙碌工作赚取金钱,目的是为了享受生活,但是,也有人嚮往世外桃源的简单生活。在乌鲁雪兰莪的偏远山区原住民村,外人没想到的是,村内竟然有一名华人、一名英国人和一名加拿大人在这里隐居。他们厌倦城市的尔虞我诈,独自来到甘榜柏达,和村民建立感情,然后定居。他们有者一住就是22年,从年轻住到中年,也打算住到老,甚至在这里死去土埋,也不愿走出山林,这股抛弃尘俗的毅力让人折服。在偏远的甘榜柏达(Kampung Pertak)原住民村,儘管补选的脚步已延伸到此处,但原住民仍过着如桃花源仙境般的生活,与世无争,每个人的微笑也份外诚恳。在44户人家当中,有一名华人、一名英国人和一名加拿大人。是甚幺原因让他们住了下来,永远也不想出去?受访的玛丽望向窗外的彩霞望去,反问记者:“你知道我在哪里吗?”房子摆设具英国风味玛丽来自英国,是爱尔兰籍人士,年约60岁,一个人住在甘榜柏达的其中一间原住民房子内。她接受《》访问时身体抱恙,正在客厅内浅嚐着刚沏好的茶,对于记者的到访,她并不感意外,可能她早已习惯自己是村子内的“特别人物”吧。她向原住民租下现居的3房小屋,房子里每一个窗户、每一扇门都是大开的,如果你就住在她隔壁,几乎都可以瞧见她在做着甚幺。儘管她已入乡随俗,但房子里的摆设,还是少不了英国的绅士淑女味道。“自1989年开始,我就住在这里,我不是甘榜柏达的旅客,我是这里的居民”,从事自由业的玛丽自信的说。她刚开始以为记者是随着拉票的政治人物到访,还兴致勃勃的问“是不是再益要来演讲?”玛丽不愿详述她选择在甘榜柏达落地生根的原因,反而她要求记者静下心来,眼观、耳听、鼻闻、感受这偏远山区的每一件大自然的事物。“只需10秒,答案就映在脑子里了。”甘榜柏达建在新古毛通往福隆港的路上,右前方是雪兰莪河大水坝,左前方和后方是未经开发的森林,傍晚的彩霞令人心醉;森林是一片蒙蒙的雾水,空气是新鲜的,流水声是响亮的,繁华喧闹在此处绝迹,而这些就是玛丽的答案。在这里隐居的外人还有一名加拿大人,但他目前不在大马,也不知道去了何处云游,当地村民也尚在设法联络他。全村150人居民不知雪“变天”甘榜柏达佔据一个小山头,全村只有约150人口,以原住民为主。居民不问世事,连雪州政府已在两年前从国阵变成民联执政也不晓得,与晋朝文人陶渊明笔下的“世外桃源”无异。“桃花源”的居民自称祖先为了躲避秦时的战乱,带领着自己的妻子儿女及乡邻们来到这与世隔绝的地方。桃花源的人问现在是甚幺朝代,竟然不知道有汉朝,更不用说魏朝和晋朝了。甘榜柏达的原住民也是一样,对于外间的世界并不甚了了,有者不知道雪州政府已经“变天”,但他们并非真的完全与世隔绝,许多家庭也一样拥有电视和互联网。他们原本住在雪兰莪河边,但是由于森林的开发,河水暴涨淹至住家,政府才免费为他们在山上建造砖瓦高脚屋式的房子,让他们能够继续在村子里生活。没诊所学校村民说,新房子在8年前才落成,这里没有诊所和学校,但是政府的流动诊所会定时开进村内为村民看病,而孩童也能坐免费巴士到新古毛上学去。他们的日常生活很简单,大部份居民都是以割草、捕鱼、砍伐竹子为生。村内不缺水电供应,街灯林立,有些收入较为富足的家庭,还在家里安装有线电视收看电视节目,与其他住在城镇里的居民没两样。唯一也是最大的差别是,他们与大自然为伍,青山环绕,溪水潺潺,这是城市里所看不到的优美景色。他们认为这是上天给他们最好的礼物,也是他们赖以为生的“工具”,希望外界不要打扰,让他们在这一片土地上安乐的生活下去。父母是华裔部落客自称大马人玛丽的邻居是一名华裔男子,他蓄着稀薄的长髮,打着赤膊,腰间只围了一条纱笼,他自称“安达拉斯”,现年60岁,来自柔佛峇都巴辖。这名自由艺术家是活跃的部落客,他不喜欢称自己为哪一个肤色或种族的人,他强调自己是“马来西亚子民”,儘管他的父母都是华人。坚持拥互联网电脑安达拉斯受过高深教育,能说得一口流利的英文,略懂广东话。他曾经在多个国家游历过,也有过一段婚姻,生下了两个女儿,一个在吉隆坡,一个在新加坡。他第一次接触甘榜柏达是在1982年,惟当时他还未完全“脱离尘俗”,仍在繁华的世界里生活着,但是1987年的茅草行动改变了他一生,他不是被逮补的人,但被逮捕者中却有他的好朋友,他因此对世俗感到厌倦,而在1992年时回到这里。他娶了一名原住民女子为妻,家里饲养了5条狗一只猫。虽然他住在山林中,但他坚持拥有一台接连互联网的电脑,好让他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甚幺变化,包括大马的政治局势。当每个人都鼓吹,只有不断的教育才能培育出更好的人才,但是安达拉斯反其道而行。他认为,原住民的天性是与山林为伍,只要政府不抢走原住民的土地,不让森林变成沙泥,就是对原住民最好的对待。安达拉斯是一个自由派的艺术家,不希望受到任何约束,因为他说,心灵富足就是最好的约束。“我崇拜老子,尤其是老子说的,当正义越来越大时,法律就越来越少,但是当法律越来越多时,正义就越来越小。”你知道吗?陶渊明描绘没阶级社会晋朝文人陶渊明作于永初二年(421)的《桃花源记》,描绘了一个没有阶级,没有剥削,自给自足,人人自得其乐的社会。文章内容大略是:东晋太元年间,武陵郡有一个以打鱼为生的人,一天沿着溪水划船,忘了已经走了多少路,忽然遇到一片桃花林,美不胜收。渔夫感到很惊奇。继续往前走,想走到林子的尽头,结果在溪水发源的地方有一座山,山上有一个小洞口,隐隐约约好像有点亮。渔夫从洞口进去,走了几十步后壑然开朗,这里土地平坦宽阔,房屋整齐,田间小路交错相通,鸡犬相闻,人们来来往往耕种劳作,老人和小孩都安闲快乐。桃花源里的人见到外人,非常惊讶,问渔夫从哪里来。有人邀请渔夫回家和做饭款待他,村里的人都来打听消息。他们说祖先为了躲避秦时的战乱,带着的妻儿及乡邻来到这与世隔绝的地方,不再出去了。村人问起现在是甚幺朝代,竟然不知道有汉朝,更不用说魏朝和晋朝了。渔夫把自己知道的事一一告诉村人,其余的人又各自把渔夫请到家中款待。渔夫逗留几天以后告辞离开。渔夫顺着从前的路回去,并在处处做了标记,到了郡城,拜见了太守说起这番经历。太守立即派人跟随他前往,寻找以前做的标记,竟然迷失方向,再也找不到通往桃花源的路了。【热点新闻:乌雪补选】/报导:魏蔼茹‧2010.04.24